觀看記錄清空
    • 視頻
    • 資訊
    • 明星

    含著淚也要看完!豆瓣9.5分的黑白戰爭史詩

    2020-05-24 06:48:50影視快報8271閱讀

    怎麼個勝法? 1993年,史蒂文·斯皮爾伯格用一部豆瓣9.5分的《辛德勒的名單》說明白了   一、艱難的抉擇 當一位藝術家投入情感到創作當中,那將是震撼的 斯皮爾伯格有時會迎合大眾,拍出一些商業爛俗片。決意要拍《辛德勒的名單》的時候,他卻沒辦法迎合。 因為故事根據真實事件改編,有關於猶太人大屠殺,而他是一位猶太人。   1939年,納粹德國入侵波蘭,那裡的猶太人由此開始了一場悲痛的噩夢。 德國商人奧斯卡·辛德勒來到波蘭克拉科夫,他僱傭猶太人工作,節省了一大筆人力費用,大發戰爭橫財。 克拉科夫是另一位導演羅曼·波蘭斯基在二戰時期的住地,當年他的家人慘遭納粹迫害,自己在一位農民的幫助下倖存。 本來波蘭斯基也是《辛德勒的名單》的導演人選,由於他當時還不想去回憶相關的黑暗往事,最後選擇了拒絕。 他沒有接拍或許是歷史的幸運。因為《辛德勒的名單》更適合斯皮爾伯格的煽情風格,而在2002年波蘭斯基也“補回”了一部冷峻的《鋼琴家》。 人類最終得到了兩部經典戰爭史詩電影。   1943年,納粹開始了慘絕人寰的大屠殺行動。 電影裡的辛德勒目睹了一切,他的心臟宛如被一束雷電擊中,沉睡的良心開始覺醒,他感覺要為猶太人做點什麼。 辛德勒由連姆·尼森扮演,也就是《颶風營救》系列裡的特工布萊恩,好萊塢當仁不讓的“營救之神”。   但要在納粹手上把猶太人搶過來,並非易事。 德國軍官阿蒙·葛斯成為了辛德勒營救行動的關鍵人物,他有足夠的權利把猶太人送到辛德勒的工廠。 只是阿蒙是一個變態殺人狂,他恨不得親手殺死所有猶太人,又怎麼會轉頭幫助辛德勒? 性格極為複雜的阿蒙由拉爾夫·費因斯飾演,他之後憑藉《英國病人》提名奧斯卡影帝,也就是《哈利·波特》系列中的伏地魔大人。   1944年,納粹的屠殺愈發瘋狂。 辛德勒的處境也越來越危險,他不僅有被納粹捅破庇護猶太人的風險,而且累積的財富也消耗殆盡。 是及時收手求自保,還是徹底豁出去,賭上自己的身家性命? 這絕不是一個輕鬆的抉擇。   斯皮爾伯格接下《辛德勒的名單》,也並非是一個輕鬆的抉擇。 除了拍攝期間要背負沉重的歷史,他還要面臨同時製作兩部電影的挑戰。 1993年3月,《辛德勒的名單》在波蘭開機,這時候《侏羅紀公園》的後期製作還沒完成。 “貪心”的斯皮爾伯格決定兩件事一起幹,白天在波蘭片場拍《辛德勒的名單》,每周大概3次坐小長途車回到指定酒店,通過衛星傳輸信號,指導遠在洛杉磯的《侏羅紀公園》後期特效及剪輯工作。 就是在這樣高強度的工作狀態下,1993年一口氣交出了兩部影史經典。 全球年度票房冠軍,和來年的奧斯卡最佳影片,都是他的傑作。   二、黑白的警示 斯皮爾伯格在《辛德勒的名單》上映25週年活動時說,電影有這樣的能力,能驅動人們探索和理解人類歷史上的悲劇事件。 通過用紀錄片式的手法,還原出納粹屠殺的現場,《辛德勒的名單》起到了和博物館一樣的作用,甚至比博物館有更大的影響。 聽著一聲無情的槍響,看著一個猶太人被打穿腦袋,轟然倒下;   看著一個個家庭妻離子散,永遠地分別;   看著納粹對已經中槍倒下的猶太人,再度開槍凌虐,直到血液從腦袋裡奔湧而出才罷休;   看著集中營的猶太人被脫光了衣服,像被圈養的家禽一樣驅趕分類,沒有絲毫的尊嚴;   看著小孩被集體送走,骨肉分離;   看著不想被送走的小孩,被迫躲進了糞坑,單純無辜的眼神仰望陽光;   看著那個唯一彩色的小女孩躺在了推車上,一動不動;   看著成千上萬的猶太人遺體被焚燒,納粹居然還在大笑,還要對著火堆開槍。   不需要太多的語言,也難以用過多的語言,去形容這些畫面所帶來的心靈震盪。 不知道有多少人的眼淚被震了出來,被刷新了世界觀。 殘酷的影像提醒著世人,如此泯滅人性的暴行,曾經真實發生過。 斯皮爾伯格選擇了使用黑白膠片,黑白的畫面傳遞了對逝者的悼念,同時也營造了一種無比悲壯的觀感。 二戰時期的歷史影像也是黑白的。 電影的黑白畫面,配合大量的手持攝影,彷彿就是變成了經過歲月磨蝕的真實影像。 上萬名猶太人群演,在集中營遺址搭建的片場,更增添了影片的歷史感。   《辛德勒的名單》再一次證明,電影可以作為歷史的載體,即便故事情節有虛構的部分,也不影響情感的真實性。 當看到不幸的事情,多數人的良心都會被觸動。 看到悲劇在大銀幕上“再一次”發生,有人憤怒,有人悲傷,有人惘然,都是人類情感力量的共振。 只要良心還存在,人類就能夠從過去的慘痛教訓中反思。 去批評法西斯的惡行,去思索悲劇為何會發生,未來又該如何避免。 目睹那一系列慘案,是不幸的,同時也是有幸的。 不幸的是過去的事情已經無法改變; 有幸的是我們都有希望去共同阻止,以後不會再有類似的事情發生。 所以,有些歷史是無法忘懷的,也不能忘懷的。 猶太人大屠殺如此,南京大屠殺亦然。   三、人性的鬥爭 看到有違天理的事,是常人都會有情緒波動的。 辛德勒和觀眾一樣,對於納粹的所作所為,他是有些於心不安的。 逼真地呈現歷史,固然是電影的一個優異之處,但真正把電影推向典藏級別的,是對於辛德勒的塑造。 他沒有被塑造成臉譜化的救世英雄,而是在親身經歷慘劇,才慢慢發生了心態上的變化。 正因為辛德勒具有角色成長弧光,觀眾期待著他能用自己的能力做些什麼,這部令人不敢看第二遍的電影,才有了讓人含著淚也想看完的勇氣。   辛德勒的轉變,可以分為四個階段。 第一階段,他是一個唯利是圖,與納粹勾結的商人。 他一心只想掙錢。 電影進行到三分之一,辛德勒在看見猶太人被驅逐出家園,一個紅衣小女孩與家人失散,他的心態就發生了微妙的轉變。 小女孩在黑白的畫面中被專門加上了顏色,除了為了提醒觀眾辛德勒在特地註視她,還呼應了影片的大主題。 就算世界變成了灰色,人性也依然可以具有色彩。   第二階段,辛德勒對猶太人產生了憐憫之情。 看著無數猶太人流離失所,家破人亡還不能讓他做出什麼特別的行動,他工廠的工人也被全部抓走的時候,他就不能忍了。 這波及到了他的個人利益。 他的情緒波動,一方面是出於對猶太人的憐憫,另一方面則是自己的工廠因為沒了工人而虧本。 這時候他更多還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做出行動,去找納粹談判。 對於財務伊茲哈克·斯特恩私下將一些猶太人拉近工廠避難的時候,辛德勒並不能苟同。 他知道這樣做是危險的,被納粹認為他是在庇護猶太人的話,無疑是兇多吉少。 但其實他是口是心非的,他內心想救助猶太人,只是還沒有達到要犧牲自我的地步。 人性中生存的本能,總是能輕鬆戰勝“超我”的大無畏精神。   把辛德勒推向第三階段的,是阿蒙的猶太女傭。 在和女傭單獨對話之後,辛德勒開始更加地袒護猶太人。 他的行為已經不再是為了賺錢了,而是為了幫助猶太人。 能幫一點,是一點。   他告訴阿蒙真正的權力是赦免的一套,試圖讓阿蒙少殺點人。   甚至還“光明正大”地給火車裡的猶太人澆水解渴。   他已經看不過眼了,忍不住要做出行動。 他的內心做著人性的鬥爭。在被抓進監獄的時候,連姆·尼森用表情的變化,告訴了觀眾辛德勒的內心台詞。 這樣做值得嗎?   直到紅衣小女孩再一次出現在他的眼前,直接叫醒了他的良知。 他便知道了答案。 他也知道了應該怎麼去做,才對得起自己的良心,才能不讓自己帶著愧疚感去度過餘生。   然後,電影展示出了人類最不可思議的一種行為。 捨己為人。 自私本來不算是人性醜惡的一面,合理的自私,是為了能保證自身的生存。 生物為了生存,天然地被賦予了自私的屬性。 但是在特定的時候,人類卻能夠摒棄自私的本能,犧牲小我,成就大我。 正因為這種“反自然”的行為,人類的不同個體之間,才有了更強的連結,更強的力量。   當然這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做到的。 有的人只停留在辛德勒轉變的第一階段; 有的人在第二階段,心裡雖有波瀾卻愛莫能助; 有的人難得能去到第三階段,但還是在最後關頭退縮。 也許,我們都需要被推一把。 把辛德勒推向第四階段的是小女孩,能把觀眾推向第四階段的,或許就是《辛德勒的名單》。 每一個人能到達第四階段不敢奢求,只希望更多人能在看完電影之後,能敢於和人性展開鬥爭。 無論成敗,人性都能因此發出點亮世界的光。 

    《》相關推薦

      本網站內容收集於互聯網上公開資源,只提供web 頁面服務, 不提供也不參與各項直播及影片錄製、下載、上傳、儲存。 本站永久免費更新分享最新劇集,歡迎大家使用

      © 2020 tw.92tvshow.com Power by 92TV線上看